當前位置 : 首頁
> 熱點關注 > 各縣(市、區)
立足生態優勢創新增收模式 高水平“消薄”的探索
  • 發布日期:2020-05-12 10:03
  • 來源:開化縣
  • 字體:[ ]

鄉村能否全面振興,取決于能否補齊短板。眼下,消除集體經濟薄弱村行動正處于新一輪攻堅提升中。“消薄”不再是簡單的“摘帽”,而是看村集體經濟是否具備可持續發展的內生動能。

記者近期在開化縣調研發現,這種新動能正悄然改變著浙西鄉村。

開化縣屬于我省“26+3”重點“消薄縣”,集體經濟薄弱村占全縣總村數的46.6%。通過3年努力,119個省定薄弱村去年底全部“摘帽”。新的發展考驗也隨之而來。開化薄弱村集聚了“短板”的諸多共性:生態功能區的定位限制了工業項目,位置偏僻、“底子貧瘠”,留不住人更難引進人才,九山半水半分田制約了發展更滯后了市場思維……也正因此,在浙江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收官之年,開化縣對于高水平“消薄”的新探索具有了特別意義。

一條“消薄魚”

玩出新花樣

春夏之交,記者來到開化縣西北角的何田鄉龍坑村。站在沿山而建、大小不一的村集體魚塘邊,村委會主任詹國平很是篤定。通過“期權魚”認購,村里已經按照一年1000公斤、每公斤100元的價格將未來3年的3000公斤清水魚預售給中交二航局開化351國道項目部,為村集體增收30萬元。

所謂“期權魚”,就是“主體先購魚,村里再養魚”。這是何田鄉推出的產業發展新模式,對清水魚實行按年定價、提前預售。龍坑村通過這種方式,不僅一舉摘了集體經濟薄弱帽,今后更是可以安心養魚,每年都有一筆穩定的收入。

錢江源頭的好山好水以及特殊的養殖方式造就了肉質鮮嫩的開化清水魚。可傳統清水魚養殖周期長、墊資大、收益慢,單為農民增收可行,要把產業做大做強不容易。

“我們希望通過綠色期權認購解決清水魚養殖的銷路之困、兜底之困。”何田鄉黨委書記陳婉麗告訴記者,清水魚得益于好的生態資源,而今現存魚塘已經相對飽和,不適宜再擴大規模,增收方式亟待改變,“根本上還是要把品牌打響、產品做精,提高附加值。”

在龍坑村,“期權魚”魚塘專門配置經驗豐富的管理員,掛鉤漁業專家,從水質保護、魚苗選育、魚塘管理到魚病防治,對魚品進行全程嚴控;養殖期間,協會、鄉人大代表不定期督查,群眾一旦發現弄虛作假可監督舉報。鄉里專門成立了清水魚綜合服務中心、何源農業專業合作社,還在縣城開了何田清水魚專賣店。近期,當地在謀劃一個項目,爭取明年實現信息化、智慧化養魚。

這些動作,村民都看在眼里。在集體魚塘不遠處,村民詹國良扛著鋤頭正在修建自家坑塘。“今年春節后,我就沒再出門打工,咬咬牙花了兩萬元修了這個塘,就跟著村集體干。”他說。

就像一顆石子扔入水中,“期權魚”泛起了當地養魚產業的陣陣漣漪。何田鄉更是一鼓作氣謀劃著將有機大米、高山蔬菜等更多農特產品通過綠色期權模式創造更高的效益。

記者注意到,開化今年的目標是全縣255個行政村全面完成村級集體經濟經營性收入達10萬元,其中三分之一村超過20萬元。剛結束的開化縣兩會上,推廣應用智慧農業云平臺和物聯網技術、推動農商文旅融合發展等興農內容重筆寫進政府工作報告。顯然,產業“消薄”是大方向,而開化要做的就是牢牢立足生態優勢,走出產業“消薄”新路子。 

一片“拋荒地”

激活新要素

“這事終于成了!”看著一個個紅色手印在上安村股份制改革入股簽約書上摁下,上安村黨支部書記余雄富松了一口氣。

上安村所在的大溪邊鄉,位于開化縣深山區。前幾年,當地探索梯田旱糧作物“粱花”組合,夏種高粱,冬種油菜,春看菜花黃,秋看高粱紅,觀光旅游再加上紅高粱酒釀制銷售,增收顯著,全鄉7個集體經濟薄弱村去年齊齊摘“帽”。

余雄富的新煩惱,也就是從那時開始的。“后勁不足,老百姓收入參差不齊,新的增長點不知在哪里。”他告訴記者,土地承包到戶,可各戶在家勞動力不平衡,有再次拋荒的風險;看家的“粱花”梯田,種植水平良莠不齊,有的種得亂七八糟,有的隨意種植其他作物,整體景觀效果大打折扣,“就說高粱酒吧,有門路的賣到四五十元一斤,沒門路的20元都不一定賣得掉。”

單打獨斗,就沒法做大。余雄富琢磨著,能不能把全村的人力、土地、財力等各類資源進行全面整合?村集體和村民以資金、土地、人力入股,注冊股份經濟公司,全村統一規劃,統一建隊伍、耕種,統一榨油、釀酒,統一品牌、售賣,統一開發現代農業和民宿、旅游。經過一次次的“頭腦風暴”,這個想法得到了呼應。于是,就有了開頭一幕:全村村民自愿簽下入股書,將承包的土地交回村集體統一經營管理。

“‘種風景’很容易被復制,上安村一不小心就會喪失優勢。怎么辦?另辟渠道不如深挖潛力,通過體制機制創新激活各類資源要素,實現資源利用最大化。”一直努力促進上安村自我改革的大溪邊鄉黨委書記姜美鴻說。

激活要素的同時,也調動了農民積極性。將自家土地交給村集體經營,67歲的余章紅心里早就打過算盤,這事至少不會虧。“土地入股,村里承諾每畝地每年保底分紅200元,60歲以上老人每年有300元到800元的補助,醫保每年補助一半……”余章紅還準備競聘生產隊長,帶領村民種植油菜和高粱,這筆勞務收入就抵上了他原本種地所得。

從上安村山頭看下去,交錯在層層梯田間的七彩油菜花已經結出沉甸甸的菜籽。“這是我們今年春天和農業專家合作試種的最新品種,全省獨家!”村干部介紹,這種七彩油菜花不僅觀賞價值更高,還有菜芽、花茶、護膚品等系列衍生專利產品,“如果效果好,我們明年就全部改種。這就是統一規劃管理的好處,可以大膽引進新品種。”

“我們堅持多層次、多渠道、多形式的‘消薄’,比如產業幫扶、村企結對、山海協作、鄉賢反哺、金融授信……”開化縣委組織部相關負責人表示,所有的這些努力中,不斷健全完善村集體經濟自我發展的良好機制最是根本。上安村的股權改革就為自己的發展探出了新空間。

一只“領頭雁”

帶來新作為

5月的馬金溪,兩岸碧草如茵。在音坑鄉下淤村一帶,溪邊一整片土地正醞釀著一個大動作:總投資1.3億元的錢江源未來農業園項目即將上馬,如今土地流轉已完成90%,準備種植白草莓、多色玫瑰的“聯棟溫室大棚”今年開建。

引進這個高新科技農業園的,正是當地的一位能人——下淤村黨支部書記葉志廷。走進景區般的下淤村,我們卻撲了空:葉書記又出去“談項目”了。

駐村干部沈茂仲解釋,現在村里已有民宿、農家樂10余家,此次受疫情影響嚴重,葉志廷愈發抓緊時間跑項目,與各類社會投資方合作搞開發。

別看現在的下淤村山清水秀,是遠近聞名的“小康村”,20年前,這里鴨糞、雞糞遍地,污水橫流,連棵納涼樹都沒有。就在7年前,村集體經濟還處于負債狀態。

在村民眼里,葉志廷有眼光、懂經營、有思路、顧大局。在外多年從事木材生意的他2001年當選下淤村黨支部書記后,借助“新農村”和“美麗鄉村”建設的機遇,帶領村兩委班子對村里環境進行了徹底整治。溪水清了,村子美了,腰包鼓了,但這位葉書記并不滿足,2013年又馬不停蹄帶領村民搞起鄉村旅游。

“一定要讓游客有豐富的旅游體驗。”這是葉志廷的理念。這幾年,村里車道、觀景棧道、綠道、山上旅游步道先后建成,村集體還創建了農業創意園、花卉觀光園、水岸燒烤園、水上游樂園等配套設施。

在下淤村有20多幢閑置的老房子,村里每年拿出一大筆錢進行修繕。很多人以為,這些房子會用來對外出租或自家經營,沒想到葉志廷居然主張:免租。

“鄉村振興正迎來新的發展機遇,必須要有新思路新突破。”葉志廷解釋,先前集體出租的方式,盤活了村里的低效資源,為新一輪產業發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礎,如今應該吸引各類社會主體前來共同開發,為鄉村旅游培育更多業態,打造更多鄉村產品。

“這批老房子改造后,我們第一批引進3位藝術家入駐,前5年不收任何租金,希望下淤村能成為一個藝術家的文創基地,激活鄉村文化產業發展。”葉志廷說。

“消薄”提檔升級,人的因素至關重要。

“有想法、有干勁、想干事,能干成事,這樣的帶頭人還是缺。”開化縣委書記項瑞良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感慨,人才瓶頸,對于開化來說尤為突出。在勞動力輸出遠大于外來人才流入的現狀下,如何吸引能人、用好能人,成了高水平“消薄”的關鍵所在。

“在今年的村級組織換屆選舉中,我們打算留一批、換一批、派一批、引一批基層干部,選優配強,同時加大力度吸引鄉賢回歸,在當地形成‘鯰魚效應’,帶來產業競爭力的提升以及發展觀念的改變。”他說。


我要分享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500万彩票-首页_欢迎您 苏州市 | 祥云县 | 闵行区 | 稻城县 | 禄劝 | 调兵山市 | 华安县 | 信宜市 | 黔江区 | 西青区 | 布拖县 | 金川县 | 上栗县 | 绥阳县 | 河南省 | 合山市 | 泊头市 | 宜川县 | 乡城县 | 容城县 | 靖安县 | 宝坻区 | 石河子市 | 平遥县 | 固阳县 | 乐都县 | 甘泉县 | 临泉县 | 绥德县 | 天峨县 | 合江县 | 泗水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