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熱點關注 > 各市
探索社會矛盾糾紛多元預防調處化解機制 群眾滿意是答案
  • 發布日期:2020-05-11 09:42
  • 來源:湖州
  • 字體:[ ]

“一扇門”,隨時為想“找個說法”的群眾敞開,“門里”每天都有傾聽、溝通和溫情;

“一個窗”,牽起矛盾糾紛預防調處化解的各方合力,彰顯治理現代化的決心和智慧。

信訪案件是考題。在湖州,“最多跑一次”改革在社會治理領域的創新實踐為人津津樂道——以建設縣級社會矛盾糾紛調處化解中心(下稱“矛調中心”)為牽引,做深做實領導干部下訪接訪,充分運用“智慧大腦”,構建社會矛盾糾紛多元預防調處化解機制。

群眾滿意是答案。截至目前,全市5個縣(區)都已建成縣級矛調中心。2016年3月以來,湖州累計調處各類矛盾糾紛1.7萬余件,化解率達94%;共接待群眾來訪5100余批次,其中領導干部下訪接訪553批次。2019年,湖州市平安指數共8次獲全省各設區市第一,今年2月和3月又連獲第一。

群眾有事“最多跑一次”,群眾有氣“最多跑一地”。太湖之濱,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理念真切可感。

傳承一種情懷

群眾有事“最多跑一次”

在德清縣矛調中心,一樓大廳墻上的3句話特別醒目:“來訪群眾是考官,信訪案件是考題,群眾滿意是答案。”

矛調中心每位工作人員都明白其中的分量:這是2005年8月15日,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到德清縣接待群眾來訪時,對領導干部下訪接訪的深刻闡釋。

循著穿越時空的聲音,堅定前行的步伐。2019年以來,德清42名縣領導接待信訪188批、599人次,接訪率達81.38%。變化隨之而來:全縣群眾信訪來訪批次和人次分別同比下降39.5%和21.8%。

雷甸鎮光輝村村民小張是被接待者之一,一次體驗足夠他一輩子回味。

7年前,他與妻子在江蘇省東臺市許河鎮衛生院領養了當地一戶人家的女兒,雙方只簽了協議。由于沒辦領養手續,去年,7歲的女兒無法入學。

手續不全、年數長、跨省,這件棘手事還能解決嗎?與德清縣有關領導面對面長談后,小張夫婦依舊忐忑。他們不知道的是,縣信訪局、縣民政局、縣公安局、縣教育局、雷甸鎮政府當天就動起來了:一邊聯系東臺市相關單位核驗事實,一邊召開專題協調會。根據相關政策,領養手續必須經女孩的親生父母簽字同意。縣公安部門多次對接后完成簽字。兩個月后,女孩如愿走進校園。

為這樣一件“小事”,牽動這么多部門、花這么多精力值不值?德清縣領導說:值!因為每個合理訴求,都與群眾獲得感緊密相連。

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讓老百姓遇到問題能有地方“找個說法”,也要主動傾聽老百姓為什么“找說法”。這樣的理念,已轉化為湖州市各縣(區)領導干部實打實的行動。

“在縣矛調中心輪流接訪和定期下訪相結合,是縣領導的工作常態。”安吉縣信訪局局長沈高飛說。

今年4月,55名山東籍采茶工在安吉因工資結算起了糾紛:事先商定工資按每天150元結算,但因采摘量偏少,雇主要求按斤結算,總數一下減少了3.85萬元。4月11日,安吉縣領導在梅溪鎮下訪時了解到此事,態度明確:采茶工工資必須保障!次日零時30分,四周萬籟俱寂,鎮政府辦公樓里燈火通明。經縣領導牽頭、各單位調處,各方達成協議:由雇主按照每天150元如數支付工資共11.9萬元,3.85萬元差價由兩位雇主自行承擔。當日下午3時許,采茶工領取工資后乘坐包車舒心地返回山東。

互聯網時代,也需要面對面、心貼心。湖州市委主要領導認為,領導干部下訪,使解決問題的力量和資源沉到基層一線;接待群眾上訪,做好“送上門的群眾工作”,這是密切聯系群眾的兩種形式。縣級矛調中心建立后,領導干部下訪接訪不僅有了常態化陣地,矛盾糾紛調處化解的力量和手段也更加多元。

數據顯示,2019年,全市縣級領導共接訪1167批、2041人次,化解率達90%。

敞開一扇大門

群眾有氣“最多跑一地”

春夏之交,艷陽和陰雨輪番來襲,但這并不影響吳興區矛調中心新址的施工進程。新址位于吳興區中心的中橫港路,建筑面積1.1萬平方米,計劃于5月底正式運行。

“新中心將設置19個部門的20個窗口,勞資糾紛、醫患糾紛、物業糾紛、金融糾紛、新居民等10個行業專業調委會以及領導接訪、行政復議等室,新吸納工人維權幫扶中心、心理咨詢服務中心第三方社會力量等,能夠給群眾提供更優質的服務。”該中心主任吳新惠如數家珍,他幾乎每天來工地查看進度。

新中心為何選址在這里?吳新惠的回答很樸實:這里交通便利,方便群眾來訪,而且今后周邊會有10余萬居民入住。

2016年,吳興區率先建立矛盾糾紛多元化解中心,2019年升級打造矛調中心。被同事戲稱為“吳興區最高的調解長官”,吳新惠深知肩負的責任和壓力。

伴隨經濟社會發展,矛盾糾紛愈發多元復雜,部門或單位“單打獨斗”往往難以解決。“高峰時物業糾紛一年發生近萬起,這在過去不可想象。”吳新惠說。

群眾盼什么,黨委、政府就抓什么。把行政資源、司法資源、社會資源集中起來,實現矛盾糾紛調處化解“最多跑一地”,是社會治理的時代命題。

5年糾紛,50分鐘解決。聽起來有些不可思議的事,就真實發生在矛調中心。

2015年,家住吳興上湖城小區的小嚴發現臥室西墻滲水,找物業公司,得到的回復是“無法解決”,于是拒繳物業費。5年后欠費達5位數,物業公司日前把他告上法院。法院受理后先流轉到矛調中心調解,由吳興區法院退休法官錢倩接手。 

4月29日下午,調解室里,小嚴和物業公司負責人分坐兩側,錢倩和入駐中心的法官團隊、住建部門、物業協會、律師以及當事人所在社區、街道等相關人員,了解滲水原因,查驗鑒定結果,解釋有關法規,約50分鐘就讓雙方達成一致意見:物業公司負責維修,費用由開發商和小區公共維修基金共同承擔;物業欠費適當優惠。小嚴當場付清了物業費。

一中心集成、多部門聯調,關鍵要形成合力。基層群眾感觸最深:如果各部門、單位只是搬到一起辦公,很容易“貌合心不合”,辦事遭遇“踢皮球”。

群眾的需求,就是湖州市領導的追求:矛調中心要真正做好整合文章、做優一窗受理。

一個基本架構因此明確起來,并逐步覆蓋全市——由縣(區)委政法委牽頭,縣(區)紀委監委、公安局、法院、檢察院、司法局、信訪局、人力社保局、衛健局、退役軍人事務局10家單位相關業務部門成建制常駐,綜合執法局、民政局、住建局、教育局等相關業務部門動態輪駐,其他單位業務部門因需隨駐。矛調中心有了更強的統籌力、協調力與督促力。

對此,南潯區矛調中心窗口工作人員凌慧琪深有體會。從最初的登記接收材料,到現在宣傳解釋政策法規、參與調解,她越來越自信。

自信還源于區矛調中心強大的團隊——矛盾糾紛多元化解中心等8個中心,區領導接訪室、視聯網接訪室、中心受理窗口三大受理渠道等加盟,“還有陸偉東老娘舅工作室、水哥法官工作室、春燕工作室、吳覺民工作室、周桂珠工作室等5大調解品牌,來訪群眾可以‘點單’。”凌慧琪說,之前一位要求調解鄰里糾紛的群眾不輕易相信人,工作人員就讓他自己選“老娘舅”,取得互信后順利解決了糾紛。

信訪局接待兩人次兩批次,咨詢補貼、反映土地相關問題;勞動仲裁接待1人,勞動報酬和經濟補償金爭議……每天傍晚5時許,南潯區矛調中心工作人員會把當天接待情況匯總成表,高頻次問題抄送給有關部門主要領導作為預警信息。去年七月、八月,中心連續接待了9起發生在同一地段的道路交通事故糾紛,就向交通和交警部門發出預警,相關部門迅速采取措施改善路況和設施。

不僅是區一級,眼下在南潯,鎮級矛調分中心也各具特色,如菱湖鎮建立漁業矛盾糾紛專業調處化解中心;練市鎮建立“移民之家”等,因地制宜地讓百姓煩心事化解在村口、鎮上。

而這,正是湖州市實施的一盤更大更深的棋——把矛調中心開到群眾家門口。在縣級矛調中心“兜底”的基礎上,全市74個鄉鎮(街道)已建成矛調分中心69個,將于6月底前實現全覆蓋,打造縣(區)、鄉鎮(街道)、村(社區)三級矛盾糾紛調處化解體系。

做強一個“大腦”

群眾有怨“化解全鏈條”

走進湖州市社會治理綜合信息指揮中心,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和墻差不多高的基層社會治理平臺LED大屏,和大屏上時時跳動的數據。點開其中的基礎協同平臺,大屏上顯示出全市網格員實時位置及工作情況:當天上午僅一個小時,518名網格員已走訪77家單位,共上報各類事件106條。

這里,是全市矛調中心最堅實的“智慧大腦”。

對矛調中心,湖州群眾有個形象比喻:就像公交車站,鄉鎮(街道)分中心是中間站,大部分矛盾糾紛在這里就“下車”了;縣級中心是終點站,復雜疑難的矛盾到此“停車”。

長期從事政法綜治工作,湖州市委政法委副書記馬依群心里明白,形成這樣一個“閉環”并不容易,光靠進駐中心的部門,組織力量是不夠的,“最容易小事變大事的,是那些沒進矛調中心的問題。”

2019年9月,湖州市基層社會治理平臺上線,整合全市74個鄉鎮(街道)“基層治理四平臺”資源,搭建基礎協同、平安建設監測、安全風險防控、智慧可視化等四大平臺,這里滾動著350類、1.5億條數據,就像1.5億雙靈敏的眼睛,探知那些未知風險。

平臺有多聰明?

管理員王臣講起一件事:3月14日10時38分,平臺發出預警:長興縣太湖街道某出租房智能門鎖已兩個月未使用。

租客還沒回來?還是出了什么事?指揮中心立刻指派街道網格員上門查看,經核實是智能門鎖損壞。收到反饋后,指揮中心通過平臺派單給縣公安局、屬地派出所處理。門鎖修復后,網格員再次上門巡查,上傳前后照片、確認問題解決,完成時間是當天14時35分。隨后,平臺綜合所有信息,自動給出五星評價。

治理為了群眾,治理依靠群眾。湖州開展矛盾糾紛排查見底、安全隱患排查見底“兩個排查見底”行動,通過鄉鎮(街道)干部包村(社區)、村(社區)干部包片(小區)、片長(業主委員會委員)包黨員、黨員(黨員樓道長)包戶,把觸角四處伸下去、把所有信息摸上來。

從事調解工作5年,吳興區織里鎮“平安大姐”志愿者徐維麗越來越感受到矛盾糾紛預防調處化解力量的強大。

日前,位于織里鎮的一家戶外家具制造企業準備遷到外省。企業還在生產,但近200名員工已人心惶惶,生怕被欠薪。河西社區網格員發現這一情況后,立即通過鄉鎮“基層治理四平臺”上報到區矛調中心。

這次,徐維麗不再像過去那樣靠自己“磨”,而是和區商務、公安、法院、人力社保等部門,鎮政府、律師等一起與企業商量應急預案,在可能出現群體性事件前就把問題解決:員工和企業簽訂協議,拿到經濟補償金。

群眾盼什么,黨委、政府就抓什么。“把矛盾糾紛、風險隱患找出來,做到防為主、防為上。除了‘最多跑一地’,我們還想讓群眾少跑甚至不跑。”湖州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長夏文星說。

在長興,一款“解紛碼”微信小程序讓群眾享受“不用跑”的利好:只要掃一掃實名認證后,就能在線進行視頻調解,還能全程語音轉文字生成電子筆錄、出具電子司法確認書并可以在線電子簽名。常駐縣矛調中心的法官嚴丹華說,這款智能小程序自5月1日起在5個鄉鎮(街道)試運行,將全縣推廣。

從“滅火”向“防火”轉變,今年湖州將全面打破縣級矛調中心入駐部門間的數據壁壘,促進數據、業務、系統三整合,貫通市、縣(區)、鄉鎮(街道)、村(社區)四級平臺,主動排查矛盾隱患,層層調解,力爭90%以上的矛盾糾紛在村(社區)得到妥善解決。


我要分享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500万彩票-首页_欢迎您 刚察县 | 丰台区 | 河南省 | 玛纳斯县 | 武安市 | 隆安县 | 唐河县 | 柳林县 | 蒙山县 | 章丘市 | 宝坻区 | 荆州市 | 益阳市 | 大理市 | 荃湾区 | 稻城县 | 固镇县 | 富阳市 | 临猗县 | 宜春市 | 鹤岗市 | 灵台县 | 新民市 | 卫辉市 | 鲜城 | 宜州市 | 彰化市 | 綦江县 | 阳谷县 | 油尖旺区 | 赞皇县 | 乐亭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