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熱點關注 > 省政府
解碼全國首個生態省 16年生態路 “浙”里變化幾何
  • 發布日期:2020-05-11 11:01
  • 來源:浙江在線
  • 字體:[ ]

成功轉型的安吉縣上墅鄉劉家塘村。

良好的生態環境究竟意味著什么?

16年時間,浙江成功創建全國首個生態省,從發展觀到生態觀,從財富觀到價值觀,從生存觀到執政觀,生態兩字,深度改變著浙江。

從一只小龍蝦身上,我們也能看見生態省的縮影。嘉興小龍蝦蝦仁連續十幾年出口日本,主要用于制作壽司,但由于水質原因曾一度減產。浙江治水成功后,近兩年來,野生小龍蝦產量增加了10%。

良好的生態環境是最大公共品。雖以生態為名,獲利的不止是生態環境。通過生態省建設,浙江構建且優化了省域空間格局,很早確立了“三線一單”:生態保護紅線、環境質量底線、資源利用上線和環境準入負面清單。打通了生態和經濟的轉化通道,生態保護從無償到有償,便自浙江始。與此同時,環境質量得到明顯改善,還有環環相扣的治水,多措并舉的治氣……

“讓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同行,將產生變革性力量。”這是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在“地球衛士獎”頒獎時對“千萬工程”的評價。浙江的生態變革力量,落腳在每一戶、每一村、每座城。

一戶人家的生態賬本

“我沒有壓力。”即便是農家樂生意受到疫情影響,浦江縣利民村村民毛美全依然是樂呵呵的。

毛美全一家在利民村幾十年了,沒有外出謀生過。20多年前,他在村里做小水晶加工,加工廢水就往門口的溝里一倒。倒著倒著,看著越來越黑的河水,毛美全感覺有了壓力,“全村都在做水晶,整個村又臟又吵,但‘飯碗’就是這個,總不能砸了吧。”

2013年全省治水第一槍在浦江打響后,毛美全的“飯碗”徹底砸了,水晶加工迎來大整治。事實上,浦江在此之前進行過兩輪治水,想對上萬家水晶加工戶進行規范管理,然而兩次均告失敗。表面是治水,實際上調整的是浦江縣幾十萬人的生活。

毛美全的新生活也被“調整”了出來。4年前夫妻倆開起了農家樂,上下兩層樓,一次可以擺8桌。“我早就想開這個農家樂了,但是因為房子沒改造好,拖了好幾年。”

小水晶加工鼎盛時期,利民村里有三四百個外地人,毛美全的小作坊競爭力太弱,在開農家樂之前就開起了小副食店。距離利民村3公里之外的新光村,那里水晶加工更盛,人也更多,“以前還會經常來我的店里買東西,但后來大家都買了車,買東西都開車去縣城,小店生意不太好。”

開起農家樂后,沒想到客人來自五湖四海。有的上海客人上午給他打電話,中午就跑到他這兒來吃飯,“五一”小長假期間,他忙到電話都接不過來,“推了好多客人,全家人總動員,還找了鄰居來幫忙,沒辦法,客人多得菜都燒不出來。”一天下來,賺了五六千元,這是毛美全以前不敢想的。

治水成功后,浦江搞起了全域旅游,利民村挨著浦江的“網紅村”——新光村,“這條線上很多游客來我店里吃了一次后,就成了回頭客。”毛美全說,自己基本不用去拉客,就在家等電話,生意自己會上門。

村里現在有了五六家民宿。毛美全在謀劃除了農家樂,最好也開一家民宿。他給記者算了一筆賬:以前做小水晶加工時,兩夫妻一天能賺100多元,但一年忙下來存不到什么錢。開小副食店的時候,每年能結余3萬多元,現在一年能往銀行里存十幾萬元。

同樣是在家門口謀生,最大的轉變,不止是村里生態環境變好了,更是心理狀態的轉變。“更有底氣了,不愁沒生意,不愁沒客人。”即便生意受到疫情影響,“大概有幾萬元的損失,但我沒有壓力。”毛美全說。

一個村莊的綠色轉型

在綠道上晨跑,在竹林里捉雞,在池塘里釣魚……來村里度假,成了安吉劉家塘村的新經濟。

圍繞“慢生活”,這些年,劉家塘村開發了田園觀光、農事體驗等10余個特色休閑項目,吸引了總投資1.5億美元的國際藝術山谷項目以及漫時光休閑旅店、星潮營地云霄飛渡、環湖度假酒店等。

“五一”期間,劉家塘村很熱鬧。“來的主要是江浙滬的游客。”竹悠筑舍的老板管順福說,前幾年“五一”假期民宿更火爆。今年受到疫情影響,部分訂單取消了,不過民宿客流已經恢復了七成。

在17年前,有著同樣資源的劉家塘可沒這么高的人氣。劉家塘村書記褚雪松說,早年村子走的是重工業基地路線,“礦山資源有限,一年下來,村集體也只有10多萬元的收入。”村民們在山上開礦山,辦石灰窯,錢沒掙多少,水卻越來越渾濁,空氣也常年灰蒙蒙的。開著民宿的管勝福,30多年前,還在石灰窯上開過拖拉機。他回憶,那時村子收入主要靠開礦,產生的煙霧把山林里的毛竹都熏黃甚至熏死了。干了幾年后,他就外出做生意了。

2003年,浙江啟動“千萬工程”,對農村人居環境進行整治。同年,安吉縣也開始對獅子石水庫進行“千庫保安”建設,結合村莊環境整治,關閉了礦窯。“村民們靠山生活,礦山關了,要尋找新出路。”褚雪松介紹,礦山關停后,一個600多平方米的石灰倉庫閑置了下來。考慮到村子毗鄰省級靈峰旅游度假區,交通便利,就在倉庫基礎上改造開起了農家樂。

從那時起,劉家塘村看到了生態環境的價值,村子里的石灰窯再也沒冒過煙。2013年,安吉縣提出打造美麗鄉村精品示范村,劉家塘積極響應,2014年便成為首批美麗鄉村精品示范村創建村。

環境好了,劉家塘又開始在項目和品牌上花心思,先后建起了大塘嶺綠島廣場、森博園慢生活主題公園、獅子石休閑旅游區、沙町島、富硒田園等。通過10公里休閑環村線,把這些景點巧妙串起來,構建起劉家塘村式的景區。

“游客來這里喝點竹酒,挖挖筍,大草坪上坐一坐,度假目的就達到了。”管順福說,看到家鄉美麗鄉村建設得越來越好,2016年他從外地回來開起了民宿,一年有四五十萬元的收入。

山還是那座山,水還是那片水,但村子里的光景大不一樣了。從2007年開辦第一家農家樂以來,到2019年底,村里已有農家樂28家、精品民宿5家。去年,全村全年游客達12萬人次,旅游總收入達1500萬元。

一座城市的價值重估

從麗水遂昌縣城出發,驅車20分鐘左右便能到達大田村。

近50家農家樂、民宿錯落有致地分布在穿村而過的省道兩旁。亞熱帶常綠闊葉林環繞著整座村子,細流從石頭縫里滲出,匯入小溪滋養著沿山起伏的3000余畝茶園。一座浙南小村,山水林田湖草樣樣不缺。

放在過去,要問這美景價值幾何,恐怕沒個標準,但如今,大田村村民都能給出一個大致數目:1.6億元。

去年5月,浙江大學、中科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中國(麗水)兩山學院共同完成了《遂昌縣大田村GEP核算報告》。這是全國首份以村為單位的GEP(生態系統生產總值)核算報告顯示:2018年,大田村GEP約為1.6億元。

作為全國首個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試點市,麗水已實現GEP與GDP的雙增長。

麗水市發改委相關負責人表示,麗水一直在探索一套可復制可借鑒的生態價值實現機制,GEP核算是最關鍵的一步。中國科學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的報告顯示,2017年麗水市生態系統生產總值(GEP)為4672.89億元,遠超當地GDP的1298.20億元。這樣的評估正逐漸向當地每個鄉鎮、村子延伸。

“調動全域積極性,做大GEP的盤子至關重要。”上述負責人說,目前麗水各地已紛紛圍繞GEP出臺激勵機制。去年年底,景寧縣大均鄉便嘗到了GEP增值的甜頭。

在最新核算中,大均鄉2018年GEP較2017年增長了0.94億元,依據景寧出臺的生態產品價值實現專項資金管理辦法,大均鄉獲得了相當于GEP增量2%的獎金188萬元。

這筆“生態獎金”讓大均鄉有了搞新項目的能力。如今的大均鄉和去年年底相比,又多了點“科技味”。

“我們鄉開通5G啦。”剛到鄉里,大均鄉黨委書記吳毅便把這個喜訊告訴記者。不久前,景寧縣首個5G基站落戶這里,“村子生態保護得好就有錢拿,有了錢就能更好地保護生態環境、發展生態經濟,這種良性循環極大地激發了大家的積極性。”吳毅笑著說。

生態價值實現機制,用環境資源“換”錢遠遠不夠。探索生態產品的“生態附加值”,也是推進生態產品價值轉化的重要步驟,而與前者相比,這種方式潛力更大。

GEP包括生態系統提供的生態物質產品服務價值、生態調節服務價值和生態文化服務價值。在麗水全域,調節服務產品價值達2579.49億元,占比55.2%,文化服務產品價值為1933.11億元,占比41.37%,生態物質產品價值只占3.43%。

“并不是生態物質產品的價值低,而是還沒有被更好地開發出來。”對這組數據,麗水山耕夢工廠副總經理劉晟有自己的看法。

麗水山耕,一個將麗水深山農產品帶向全國的區域公用品牌,通過多年努力不斷提升著當地農產品的附加值。“GEP的增長一方面要靠環境保護增大體量,而我們做的就是用好生態環境存量,提高GEP含金量。”劉晟表示,麗水山耕目前最關注的是如何進一步提升生態農產品溢價率。

以GEP為依據,麗水的生態價值實現機制日益完善。數據顯示,2019年,麗水全體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5450元,增長9.9%;增幅排名居全省第一。

GEP核算,重估了麗水的價值,也讓綠水青山與金山銀山劃上了實打實的等號。目前,為了讓這個等號劃得更加扎實,麗水正逐漸完善生態信用體系建設。“GEP核算數據只有與金融信用、生態信用相結合,才能真正發揮最大效用。”麗水市發改委負責人表示,只有在市場流通中,“綠水青山”才能真正變成“金山銀山”。



我要分享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500万彩票-首页_欢迎您 灵石县 | 阿拉善盟 | 怀安县 | 四会市 | 慈溪市 | 桦甸市 | 万荣县 | 天津市 | 祁连县 | 原阳县 | 山阴县 | 灵川县 | 新安县 | 桃园市 | 桂东县 | 盘锦市 | 屏边 | 泊头市 | 黄浦区 | 拉萨市 | 定兴县 | 翁源县 | 调兵山市 | 高安市 | 库尔勒市 | 五原县 | 吐鲁番市 | 灌阳县 | 香格里拉县 | 沛县 | 丰城市 | 武夷山市 |